​加入 www.polkaworld.org 社区,成为 Web 3.0 共建者!

1984年1月22日,在美国“超级碗”的比赛上,名为《1984》的广告成为了当年的热点,面对一个让人看了摸不着头脑的广告,却引发了人们激烈的讨论,毕竟这是个连产品都没有说明的广告,竟然上了“超级碗”荧幕。

史蒂夫·乔布斯第一次在董事会里展示“1984”广告样片时,让参会者们大惊失色,但最终的效果却远超预期。

当然,往后的几年,《1984》成为了广告界的经典,也成为了苹果公司转折的一年。

新世界的开端

乔布斯在拍摄该广告时说道,“我们之所以身在此处,就是要给世界留下一个印记。我们要像艺术家和诗人那样创造一种全新的理念。”后来人们解释这句话的深意是,“《1984》解释了苹果公司的哲学和目标,那就是平民百姓,而非政府和大公司才拥有掌管科技的权利。”

又过了10年,一家名为网景的加州小公司创造了第一个重要的网页浏览器,从此开始了连接全球的动作,也让信息的传递降低到了秒级。再往后开源软件的盛行,让全世界的开发者能够免费获取并使用软件工具。

于是诞生了一批影响全世界的公司,谷歌、亚马逊、阿里、腾讯等等,全球化成为了21世纪初最耀眼的明珠。

集体意识开始从国家、部落逐步往更细分的领域靠近,个人意识也逐渐苏醒,就像被压抑太久的困兽,人们在网络世界中找寻精神的象征。当人们发现,原来个人可以在网络中掀起巨大波澜时,才明白互联网究竟有多神奇。

物理世界的集体背书,在网络中被抹平又重塑,平台赋予了个人更大的权利,似乎一切都是这样美好。

小心,你的背后有人

当故事发生显著变化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平台出现,以及随着互联网用户的疯狂增长,让一些平台真正成为了巨无霸,微信全球用户超过10亿,Facebook全球用户突破20亿,网络搜索的用户远超30亿,地球上一半多的人口都成为了“冲浪选手”。

但跟十年前不一样的是,我们在享受平台利好的同时,也在贡献着某些东西,我们以为互联网是免费的,其实不过是在以牺牲隐私和数据来换取便利罢了。

尽管在现实世界中我们受制于物理的隔膜,但在网络中我们又汇聚成了一个更大的团体,比如共同使用一款搜索引擎,共同建设一个社区抑或共同游离在一款产品上,最终也让这个团体超越了国界的规模。

一纸“同意使用协议”便臣服其下,乖乖贡献着我们的使用数据,甚至被窥视,21世纪最值钱的不是人才,也不是石油,而是数据。

过去一年多被数据泄露困扰的Facebook终于迈向了加密帝国,不管它是要扩展生态,还是自我革命,对于少年成名、志在千里的扎克伯格来说,被数据泄露事件反复折磨,甚至坐上法庭的他而言,这是耻辱,所以,必然会找寻下一个出口。

Web3.0,权力的回归

相信大部分人都听过“开源软件运动”,但还有一个相对的被称为“自由软件运动”。与开源不同的是,该运动的核心理念是说,“你应该并且可以在自由软件世界拥有对计算机处理数据的控制权”。

自由软件的精神领袖Richard Stallman(他被人称为最后的真正黑客)所说,一个好的软件,便该自由自在的让人取用,不应该拿来做为相互倾轧、剥削的工具。

虽然我们不反对利用软件来获取收益,毕竟这是一种商业行为,但软件或者平台的商业模式却有待商榷,除了卖数据(流量),卖广告(产品),似乎还需要找到下一个盈利模式。

很喜欢Web3.0的概念,让网民的劳动价值被体现出来,如果互联网现阶段是剥削网民,那么Web3.0会更多的让参与者分到一杯羹,并且更安全的使用数据,保护用户的隐私。

正如Web3.0概念提出者Gavin Wood所说,“今天的互联网从设计上就是有残缺的。我们看见了财富、权利和影响力掌握在贪婪的、狂妄自大的或者纯粹的拥有恶意的人的手中。随着权力和掌权者的更迭,市场、制度和信任关系都已经转移到了网络这个新平台上,但这些变化仍沿着旧时的轨迹。”

在下一个十年中,人们会享受到新一代互联网带来的冲击,也会享受到互联网发展带给每个人的价值红利,让数据权回归个人,让平台监管权被大众悉知,让野蛮的数据操纵受到应有的处罚。

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,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。


更多精彩文章:

波卡(Polkadot)治理机制的系统介绍

NEAR Protocal 中的激励设计 | 波卡&Web3.0系列AMA第一期

来波卡四城中国行,见 Gavin Wood 博士!

扫码关注公众号,回复 “1” 加入 PolkaWorld 波卡群

关注 PolkaWorld,发现 Web 3.0 时代新机遇。